飞鹤上市 国内奶粉市场迎变局?

核心提示:在美退市六年后,中国飞鹤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飞鹤)回归资本市场。11月13日,飞鹤正式在港交所上市,以发行价计算,其市值超过67
 在美退市六年后,中国飞鹤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飞鹤”)回归资本市场。11月13日,飞鹤正式在港交所上市,以发行价计算,其市值超过670亿港元,成为港交所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。业内人士认为,虽然婴配粉市场进入存量竞争阶段,但国内乳品市场头部企业市占率还有提升空间,飞鹤主要聚焦高端和超高端奶粉,有望继续推动行业增长,但这也意味着,国内高端奶粉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。
  11月13日,飞鹤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。此次全球发售,共计发售8.93亿股,发售价每股7.5港元,以发行价计算,飞鹤市值超过670亿港元,成为港交所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,也是近几年首个登陆资本市场的中国大型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。
  根据招股计划,该公司此次IPO所募资金中的40%将用于偿还离岸债务,20%用于潜在并购,10%用于资助即将在2020年1月投入运营的加拿大金斯顿奶粉工厂,10%用于海外婴幼儿配方奶粉和营养产品的研发活动,5%用于资助Vitamin World的扩张,5%用于市场推广,10%用于一般营运资金。
  与2019年以来上市的多家公司一致,飞鹤选择了以招股价区间的下限定价。投行人士表示,这说明飞鹤对于自己的估值较为保守。
  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从飞鹤港股IPO的定价,也可见飞鹤此番上市从政策端、资本端、产业端、渠道端和消费端的多方考量。从政策端来看,奶业新政落地加速行业洗牌,飞鹤作为具备规模优势的行业龙头,借政策东风之力加速价值释放。
  事实上,早在2005年4月,飞鹤乳业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了中国首家赴美上市的乳品企业,后又转至纽交所。2013年6月,飞鹤乳业完成私有化,正式从纽交所摘牌。
  资料显示,飞鹤始建于1962年,是中国最早的奶粉生产企业之一。按2018年零售销售价值计算,飞鹤是中国最大的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集团,市场占有率达15.6%;同时在国内外婴幼儿配方奶粉集团中排名第二,占据7.3%的市场份额。
  而在近几年飞速发展的背景下,外资奶粉品牌正在节节败退。多个外资奶粉品牌增长未达预期:雅培今年三季度海外婴幼儿营养品市场营收同比下降2.4%至5.66亿美元;美赞臣母公司利洁时的婴幼儿营养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.2%,为前三季贡献了3.9%的业绩增长,但仍比公司中期目标低3%-5%。
  相比之下,按零售销售价值计算,2018年,飞鹤乳业已成为高端市场的领头羊,排名第二,市场份额为13.1%;在超高端市场,飞鹤在国内外婴幼儿配方奶粉集团中排名第一,占据24.7%的市场份额。
  乳业专家宋亮表示,2018年飞鹤业绩突破百亿规模,达到116亿元,足以与惠氏、达能三足鼎立。
  “近三年受益于奶粉配方注册制新政,国内奶粉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洗牌。同时,在各大国际奶粉企业充分竞争的开放市场中,以飞鹤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品牌已经拥有了持续增长的核心竞争力,可以和国际巨头在高端、超高端奶粉领域开展正面竞争。”业内人士指出。
  ·相关链接·
  我国生鲜乳违禁添加抽检合格率100%
  北京商报讯(记者 陶凤 刘瀚琳)11月13日,农业农村部召开新闻发布会,介绍我国奶业振兴成效有关情况。农业农村部奶及奶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主任王加启指出,经过11年持续监测和全行业努力,我国生鲜乳质量安全目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。
  王加启介绍,2009年以来,农业农村部累计抽检的生鲜乳样品达到22万批次,监测评估的因子达187个,建立了含有220万条数据的质量安全数据库。“应该说,我们全面、准确掌握了国家生鲜乳质量安全的状况。”王加启表示。
  据悉,目前我国生鲜乳质量安全抽检合格率已跃居食品行业的前列,其中,生鲜乳抽检合格率连续多年保持在99.7%以上,三聚氰胺等违禁添加物抽检合格率保持在100%。
  与此同时,生鲜乳卫生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2018年全国监测数据平均值菌落总数是29.5万CFU每毫升,低于美国、日本等国家50万CFU的标准;同年,全国监测数据平均值为33.04万CFU每毫升,也显著低于美国75万CFU和欧盟40万CFU标准。
  “发展过程中,我们取得的成绩很大,但面临的一些问题也不可忽视。”农业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王俊勋进一步指出,从生产上来看,养殖竞争力还不是很强。与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奶牛的单产水平、资源利用效率和劳动生产率还存在一定差距;奶牛舍饲的生产成本仍然高出发达国家40%-60%左右等,提高了养殖户挣钱难度。
  “实际上,系统性成本是带动我国奶牛养殖成本较高的重要原因。”乳业专家宋亮表示,比如,由于我国奶牛养殖种养分离,牵涉土地产权流转经营问题,无形中提高了养殖成本。在这种情况下,近两年环保压力增大,但奶牛养殖机械化、防疫等基础设施水平依旧比较落后。
  2019年,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继续扩大粮改饲实施范围,将优质苜蓿基地建设规模由50万亩增至100万亩。据不完全统计,地方财政也安排20多亿元资金,支持奶牛扩群增量,乳制品加工和乳品消费培育等。